WiMAX產官學研不如一個”商”字

3.jpg講到WiMAX,大家都知道是會引領下一個五年的重點技術,所以更期待萬分,任何相關的產業論壇都可見到來自技術、創投、學界的人士抱著上課的精神聚精會神地聆聽。

但很多演講還是流於宣示自己對整個國家政策的看法,尤其是學者,習慣跟政府拿錢做事,習慣透過政府大手推活動,所以他們理所當然的認為應該由政府來推動類似WiMAX這樣的前瞻技術。所以他們去找了日本、韓國、新加坡等地的政府推動前瞻技術的實際案例,來批評我們的政府什麼事都沒做云云。

學者認為,最好先把技術先行深耕,這樣一來比後來去買技術來做苦功還好。譬如3G是base在GPRS及GSM上面來看,如果這裡從未真正玩過最底層的GSM,怎麼可能在一夕間擁有更進一步的技術?他認為每個技術都要七、八年才會起來,今天在GPS、Bluetooth可以收割的這些人都是已經熬了五年以上。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沒有白來的技術深度。

此話不錯,但接下來不免要討論,針對像WiMAX這樣全新又沒有複雜的protocol stack的新技術,要如何把握這個千載難逢又快要流失的新機會?答案還是那套:「產」、「官」、「學」、「研」怎麼互相合作,其中的「分工機制」是什麼?

我認為,不能所有事都要靠政府,靠各界;政府推動產業聽起來很迷人,但不是最有效率的方式,假如這些學者真的這麼愛去想這些有的沒的,不如少花一點頭腦去勸什麼產、官、學、研的聯盟,多花一點頭腦去想想有沒有「小而美」的「激勵點」,以一顆小小的火星,引爆整個產業。

產業爆炸,不靠產、官、學、研,而是只靠「商」。在官、學、研界的人習慣去花腦袋去「制度化」,卻不知道許多創業或策進的工作,最重要的一點就是「incentive」。再棒的制度,也留不住渴望個人成就的人才。

這讓我想起,今天同事告訴我,她遇見的工程師是多麼的「悶」。「工程師好像都聽不懂我們在說什麼,他說的話我們也聽不懂…。」

我心想,其實我自己也是工程師出身,我終於了解為何有時我覺得對我來說是這麼簡單的理論,對方卻聽不懂。我一生中最精華的六年學習時間,埋頭在各類微積分、電路、公式、原始碼之中,我寫的文件全都是block diagram。所謂隔行如隔山,隔一座山表達的方法就完全不同。

在一個組織裡頭,所有人的訓練皆不同,造成的處事態度也不一樣,本身就是很難整合的;若再加上上述的溝通方面的問題,你說什麼「產、官、學、研的合作制度」,最後只能流於公文表面,實際根本什麼也做不出來。這不是一個可以高壓指揮的年代了,所有人都憑自己的興趣做事,不想做的就是不會做好。

所以我不要再玩產、官、學、研,而是以大家共同的興趣:「商」,來領導,可謂最好的方法。有人就是不想賺錢,不是不想,而是沒有教育他關於「賺錢」的好處。畢竟,這要比教一個工程師怎麼上台說故事,或教一個會計人員怎麼畫UML還要簡單多了!

Advertisements

One Response to WiMAX產官學研不如一個”商”字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