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星文」要自己給自己加油

img

「網路新字特搜隊」(Wordspy)是一個已成立有段時間的美國網站,當初立意是看到網路上天天都有新的辭彙,在字典裡卻找不到,所以就組了一個「網路新字特搜隊」,也接受眾人自行推薦新字,最後能被他們認可為新字的唯一條件並不是「長得像英文」或是「一定要學者認可」,而是「曾在多處被引用過」。意思是說,今天「囧rz」這個字只要在幾個部落格裡提到,就可以被「單字偵探」給納入正式的字海,以後推薦給字典廠商。和「維基字典」的方式比起來,它要來得妥當正式一些。

但今天想討論的是,它們做這種事的「心」。這種open-minded的思維,是華人最為缺乏的。華人的文學如果再繼續壓抑極創意的文字下去,將會浪費一個難得的翻身機會。

我曾經在某專欄裡寫過一段話,後來,為了避免爭議而把它拿掉了,現在我再摘錄在這邊:

前陣子大陸知名作家余秋雨在某大賽中當場批評參賽者,「豐功偉績」、「技不如人」都不是正式的「成語」,讓我對我的偶像非常失望,這兩個四字片語究竟是不是「成語」到底有何傷大雅之處?我想,余秋雨胡塗了,連那些找到機會就修禮余秋雨的人也全都胡塗了。

Google讓「背頌時代」正式成為歷史,在這個時代真正重要的能力是「找東西」;很會找東西的人,能夠很快的找到東西,融會貫通,並且為它加值創意。抓到這樣Google時代的精髓,就不會覺得「火星文」是教育墮落的象徵,大時代的改變,不是前一代的人所能理解的。我們討論「水花四濺到底是不是成語」,實在毫無意義,水花「八濺」難道不行?因此,「3q得0rz」也無罪過,從Google時代來看,它是一種劃時代的創意發揮,而且Google很快就讓這個新字「找得到」。

中國字向來難寫,現代小孩的打字如此快速,以一分鐘可以打100字以上的速度,已比所有使用筆速寫的速度都還快了,還可以回來修改,創作能力大為增強,這時候若習慣在網路上找尋資料,如同方文山,短時間便能創作出一篇夠創意的作品。因此,「找東西」的年代或許能為中國人突發出另一波比擬「盛唐」的文化時期。

怎樣,我就是覺得「火星文」很了不起!那些國中老師三天兩天在電視新聞上語重心長,他們又改到什麼特爛作文,在我耳裡,就好像羅馬時代天主教士罵科學家做試管燒杯實驗,或是民初傳統衛道人士批判女性主義者一樣。這些國中老師既然這麼會「改」,那他們會「寫」嗎?請問他們每天放下手上那枝紅筆後,離開學校,曾經自己拿過藍筆寫作嗎?就算有,他們寫的字數恐怕都不比自己孩子每天在電腦裡打的字數還多!不知哪一集《誠品好讀》曾經提到某作家提起台灣現在很嚴重的現象,那就是所有人的作文出現「格式化」的現象,大家猛套「公式」、「成語」在自己的新創作品裡,大家寫的東西到最後都是那一套,同樣的開頭、同樣的結尾,這些老師寫的作文大概就是這樣。

出版第一本書的時候,我不喜歡讓別人知道我出書,因為一聽到我「出書」,除了說要去買一本捧場外,也會千方百計想辦法告訴我,嗯,他們也常常看書,「我都讀泰戈爾,喔,還有最近那本xxx也寫得不錯…。」然後終於好像忍不住的說:「你有常常在看書嗎?不然怎麼寫書?」

因為我在他們面前就像大家一樣的平凡,一起吃飯一起打鬧,實在不像是「他們心目中」的那種寫書的人。寫書的人該是多麼有學問、多麼崇高、多麼難以高攀哪!

那麼,這個城市裡,誰是寫書的人?王文華學長也曾經提著兩只垃圾袋穿拖鞋在東區被前女友和新男友撞見啊。沒人像是「寫書的人」。

寫書之後,我變成朋友間的「出版專家」,至少十個人(都是本來知道文筆很棒的)向我要求介紹給出版社,我第一次有點猶豫,想說我這麼辛苦建立的關係何可以讓你就這樣拿走;第二次就發現,他們寫的與我不同,和半生不熟的朋友一起在一個月千本的書海游泳總比和陌生人一起還好,到了第三次、第四次我發現,他們拿了email、拿了總編姓名,卻都沒有完成書。我才知道原來寫完一本書是這麼困難的事。

原來,世界上很多人只會「讀」,卻不會「寫」!

已經有太多太多讀的人了,這世上早已不缺,現在只缺「寫」的;既然部落格已讓寫作變得很容易,為何這些國中老師還要打壓這些新文學的創作、這些新辭的使用呢?即使是誤用,這些老師在急著糾正之前,有沒有去深究孩子背後想表達的意涵呢?

我們今天聽到一個資訊,不是馬上要抄在筆記簿裡,抄下來有何用?就是又把它講出去、告訴別人你博學多問嗎?我主張,人要一邊學,一邊不斷的創造新的東西。你說,不行啊自己還嫩哪!那就一輩子去嫩捌!小學生學到的第一個字起,就可以開始創造新詞了,你還在等什麼?

什麼學海無垠,活到老學到老,我覺得已不合時宜。它太內斂了,太不屬於這個熱鬧的世紀,學習的時候,一定要一直不斷的思考與創造,一邊創造、再一邊學習;一邊寫、一邊吸收新知,才真正的讓自己成長了,才真正的對社會有貢獻了,才真正的為華人走到國際了,也才真正的做了一件除了在電視上嘲笑一個自己什麼都不懂的事之外真正了不起的事了。

所以,網路上的創意家們、「惡搞」、「善搞」的都一樣,耳朵摀起來,不要再聽那些老師的、不要再被那些記者給侮辱!自己先給自己一個「A+」,回到電腦前,繼續創作、繼續耕耘。

Advertisements

4 Responses to 「火星文」要自己給自己加油

  1. austin says:

    good job! by昨天買了您的書,又意外找到這邊的讀者

  2. 一個看 WordSpy.com看了很多年的人 says:

    其實 WordSpy並不是為了蒐集網路新字而成立的,
    而是為了蒐集各種反應社會文化潮流與變遷而被創造出來並為大眾文化認可的新辭新字而創立,
    它的同名實體版本的副標 “The Word Lover’s Guide to Modern Culture” says it all.
    WordSpy較傾向於收錄出現在實體新聞媒體或書籍中的字辭,
    基本上算是創立者 Paul McFedries的 pet project,
    並不是 team effort.

    供您參考:)

  3. mr65210 says:

    原來是一個Word Lover所自行經營的pet project!!
    有實體新聞媒體及書籍為憑,所以所摘錄的字彙一定不會是假的
    可是憑一人微薄之力,會不會漏掉很多”該摘卻沒摘”的字呢?
    不過若讀者也只是為了趣味一讀,那也沒什麼好計較了…

  4. 一個看 WordSpy.com看了很多年的人 says:

    我想多少會有 fellow logophiles會寫信給 McFedries跟他說自己看到的有趣的字吧….:)
    且 McFedries較注重 megatrends,
    盯的新聞媒體也大概就是以那幾個為主,
    在資訊洪流中能夠把這些巢流變化和相應出現的新字都抓出來就已經很不容易了…

    另方面由於 WordSpy收錄的字彙多半只能代表社會變遷過程中的 passing trends,
    以該站目前收錄的速度和數量, 其實所收錄到的不具代表性的字彙已經很多了 XD
    比較有趣的是 McFedries很能考古,
    可以挖出一個字十幾二十年前的 earliest known usage,
    並且一直在為之前收錄的舊字做 update,
    新增具代表性的新聞報導 excerpts,
    讓讀者能從一個字使用的 context中看見社會變遷的痕跡.

    況且人多也不見得就是好事…
    http://www.UrbanDictionary.com 就是人多口雜意壞事的實例 :p
    與其說它是 dictionary, 倒不如說是 urban culture的battleground,
    只適合拿來做田野而不適合拿來當工具,
    不如 WordSpy品質一貫, 小而精, 小而美.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