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6 搬家了!新家地址是 http://mr6.cc

July 29, 2006

img

由於版面調整與未來規畫等眾多因素,Mr.6 要搬家了!請將bookmark裡的網址改至以下,並向新站重作RSS訂閱,才能繼續收到Mr.6。 

http://mr6.cc

 

新站有個很大的問題,就是Wordpress的Import功能有蟲,竟然無法將XML檔案中的comment部份全部import進去,於是造成的結果是:所有的舊留言都不見了!

 

好消息是,從今起留言區將從一般部落格文章底部,移至每篇文章的「右手邊」(如上圖圈圈處),某日在網上漫遊發現有個blog這樣設計,覺得很有意義,這樣設計反應我寫部落格最終目的:策進,所有的留言和文章合在一起,融出一個力量一個方向,才是本站的資產。(FireFox的字體在留言部份已特別改善,不過欄面稍嫌狹小,試用不好未來還可調整)

未來寫作可能更多樣化,也考慮加入其他元素。請大家多多支持、多多留言、慷慨分享心中寶貴意見,謝謝!

Advertisements

找我善搞,一個都不能封!

July 28, 2006

img

「到台灣找我玩,同志!」是台灣少數利用百萬網站的架構設計的網站,背後的製作人是陳宇任(Funck),從部落格簡介得知Funck是一位「普通的上班族兼華語流行音樂詞曲作者」,設立此站目的是希望將台灣「最精彩、最有人情味、最有誠意的生活內容全都端出來,並邀請中國內地的朋友到台灣來玩,與台灣真正有意思的人、事、物交個朋友。」

此站已開幕近三個月,有趣的是,Funck才剛開站一個禮拜就接到朋友不解的詢問:「原來你是Gay?」讓Funck在好多網站都要強調一下「這個站真的和同志一點關系也沒有」。但更大的爭議我想是在政治方面,我不認識Funck,也不知他有無政治動機,但今天Mr.6所要討論的絕無政治意義,因為我純粹是用欣賞眼光來討論一下這個台灣唯一的百萬網站、台灣極難得的「善搞」(何謂善搞,請看這裡)。

一般國內網友對這個站的印象肯定不深,因為Funck所鎖定的主要讀者顯然不在台灣,從方才「同志」的取名、blog中充滿「內地味」的用字遣詞,就說明了站主主攻大陸市場的決心,寫作題材也因此儘量選擇如石牌捷運站旁的新疆羊肉、天母二手書店的「馬可思的偉大發現」,來吸引大陸看倌注意。目前吸引了八間台灣商家響應、共賣出136格(每格10×10畫素,總共13,600 pixels)。我不知它「畫素一枚十元」是指一格還是一個pixel,若是前者,Funck賺了$1,360元剛好可吃一頓王品台塑牛排(還不必翻箱倒櫃找9折折價券),若是後者,則Funck已賺十三萬。當然,Funck一開始是否以打折甚至免費的情況讓與商家,不得而知。

可預見的是,這位創意家創作能量驚人,顯然無法滿足於成天在歌詞裡挑戰新聞局審核官們可接受的極限或在歌曲裡硬塞個怪腔怪調的和絃,自從開站以來,創意竟還源源不絕,沿伸出其他的小活動、小創意,個個幾乎都是「善搞中的小善搞」,它的部落格裡處處都是試探,譬如這篇「她的生命中還沒有內地朋友」,將一位找Funck作市調目前就讀台北某大學四年級素昧平生的「郭同學」介紹給大陸人,看看誰要帶她去遊神州山河,我很好奇未來二個月會不會有人提供這樣的服務,若有,不用說,又要搏到媒體版面了。

不過,「到台灣找我玩,同志!」進行了二個月, Funck才突然發現一個大問題,他部落格所在地blogspot網域早就被中國政府整個給封了(想當然爾,這個全球流量最大的BSP裡不知放了多少自由言論),於是Funck將整站移到了自己的主機,然後,或許他發現中國網民還是看不到,就算看得到,那些「來台灣找我玩」的台灣網站廣告,在內地仍然通通無法瀏覽,這個惡耗如同對著Funck的善搞活動宣判了死刑,於是七月初Funck又發起了「一個都不能封!」運動:「雖然部份台灣網站翅因為色情內容、政治議題而被封鎖在中國網海之外,但卻有很多台灣的個人與商家,只是單純的希望藉由網站或blog,將自己生活內容與產品服務介紹給內地同胞分享…。」他想建立一個機制,讓自認「乾淨」的台灣網站可以向對岸請求「不要封我」。

Funck為了維持自己的model而發起「一個都不能封」,假如沒搞起來,那他的「百萬網站勢必就得轉型;假如搞起來,那他就是因為「一個都不能封」而搞起來,然後很可能要永遠都在這個「一個都不能封」兜不出來。說來說去,沙盤推演下來,Funck的未來很有可能完全就仰賴並鎖死在「一個都不能封」之上,但這樣的結果,卻不是我所樂見的。

因為,它就失去了Funck原先「善搞」的原味。假如世上真的可以把「善搞」當成一個產業的話,「百萬網站」絕對就是這個產業的第一間廠商,也早就為善搞打下了非常清楚的定義。就拿這個「到台灣找我玩,同志!」網站來說好了,為何它是真正的善搞?不只是因為它搏得眼球(假如這樣的話好多公益活動都是善搞),也不完全因為它以一人之力發起了一個或許會造成萬人響應「一個都不能封」的運動與申請機制,而是因為它,是可以「賺取快錢」的!它從遍地皆無,硬就創造出一個經濟價值,就像內華達沙漠硬就建出一塊拉斯維加斯是相同的意思,是人類文明最了不起的成績單,因為這是最難的事情(這跟什麼賺錢比花錢容易、施比得還困難又沒什麼關係了)。但,尤其是財經界人士,對「善搞」只有叱責或嘲諷,認為它是個泡沫、是個假價值。事實上所有的新銳商品出來,也是總有一堆人去批判這些東西是假價值,我覺得重要的是,這些善搞家在不花太多個人時間、不動用太多他人資源的情況下,業餘閒暇時間搞個「善搞」,只要有人買單,又沒有犯法的情況之下,這場實驗儘管可以繼續進行著,它是在試試看到底透過internet所做出的價值可以是什麼,它可以炒出怎樣的青菜。

再回到我們的「到台灣找我玩,同志!」網站,它創出的經濟價值在哪裡?看起來它是在賣廣告,其實它從一開始就扮演了一個不得了的「互聯網橋樑」角色。兩個經濟體之間的互動,尤其是像台灣與對岸這樣封閉與互不信任的經濟體,一直都還有一些商機存在。矽谷知名科技創業家陳宏的下一步,竟然不是科技公司,而是決定成立美國與大陸之間的新版高盛。所謂的「互聯網橋樑」牽扯到的不是台灣的智慧結「晶」晶圓廠和面板,也不是那些有的沒的文化情操,而是其他所有小小的無傷大雅的商機,譬如觀光、譬如交朋友、假如通通都要透過funck,那funck這條橋就可以開始收費了。

而最扯的是,這座橋、這些商機,一切都是從一個只有一頁的簡單網頁與一個免費的Blogspot部落格開始,這,套句Funck的內地用語,這,就叫做「徹徹底底」的善搞。


告密明信片,放好槓桿再跳地球

July 20, 2006

img

全球酷巴巴的「善搞」運動可搞到什麼程度?我們真的永遠只能以微薄得不能再微薄的聲音與重量加入全球,在今天7:39pm「跳地球」嗎?台灣網路界的善搞「槓桿」在哪裡?

中廣新聞網每周日晚間11點的播出的「部落格有啥了不起」,雖然還是沒佔到范立達、王文華的主流時間,至少是個前所未有的嘗試,至少台灣的部落客都會輪番在自己人氣部落宣傳自己上節目的消息,「部落格有啥了不起」可以成為一個整合台灣部落客的大本營。相較於台灣網誌青年運動會中時華文部落格大賞一年一次大拜拜,每周皆見面的廣播節目是可以發起一些活動的。

最吸引我的,是他們的「幸福御守,傳遞愛的明信片」活動,只要寄出一張代表我居住地的明信片(住在台南、嘉義、澎湖的都有特色,像Mr.6住在饒河街旁邊也有特色,只是買不到明信片),寫上我「心中的祝福」,寄到台灣台北市松江路375號中廣新聞部「部落格有啥了不起」,就可以……

在節目上,由阿民嫂葉子妹念出來,並在部落格上公佈。

而它的最終目的呢,就是:「無論在世界哪個角落,讓一張小小的明信片,越過時空,傳遞你的祝福,也讓我們知道,你在哪裡。」結果,「幸福御守」的活動似乎並沒有很熱,明信片如陽明山上的雪片,零零寥寥的飄落。

難道,這表示部落格真的沒啥了不起嗎?不,部落格真的很了不起,了不起到,它,是真的非常非常的了不起!每個星期天,當阿民嫂與葉子妹念出加拿大寄來的明信片的同時,在太平洋另一端的創意家Frank Warren,恰巧也在處理他的明信片,不過他要處理的明信片很特殊,是一張張各式各樣的「告密明信片」,一個禮拜固定四百多張,幾乎塞爆了他家信箱,多到他只能選擇了其中最好笑、最勁爆的10~20張,貼在他那個超熱門的網站PostSecret上

我猜想「幸福御守」的活動應該是有點仿Frank Warren的「告密明信片」的,但和「告密明信片」相比,我們的「幸福御守」就像是一個粗曠大力士,表演繡花、古箏或跳繩之類的秀氣動作,稍稍過於保守,僅沿用廣播電台與聽眾溝通的同一套,和其他廣播節目的簡訊、傳真互動沒太大差異,阿民嫂與葉子妹顯然有點低估了自己的力量,像這樣登高一呼入主流媒體可望集全台灣部落格之力的節目,或許還可藉由無垠無涯的網路社群,發起某種更有趣、更有感染性、爆發性的活動。

「告密明信片」才發起短短一年半時間,據說已收到三~六萬張明信片,Frank Warren也沒做白工,順便賺了一筆,《平常庶人的不平常自白》於去年出版,成了暢銷書。最近更蹦出其他的「分身」LiveJournalSecretMusicSecret,從這些分身的成功,除了讓人們知道LiveJournal不比Blogspots差之外,也更讓人知道美國人對「別人家的秘密」真的是非常的渴望,因為Frank Warren在這兩個新站中,完全不作篩檢,就只將收到的所有的八卦消息通通一股腦兒的原封不動的貼上網站,雜亂可想而知,卻還是人氣鼎旺。

到底「告密明信片」現象,代表著什麼意義?美國人在某些時候也不輸日本人和華人,喜歡來探討一下背後的社會、經濟、文化的意旨(implication),他們把Frank Warren比擬成帶著幾萬張明信片四處「參展」的藝術家、人類歷史的紀錄片主角,還有人認為它可算是叫了好幾世紀的「社群藝術」(Community Art)的一部份,這樣竟又和一些畫集網站如Shadowness等扯在一起了。

其實,在我眼中,「告密明信片」根本就是另一種的「善搞」,它絕對符合善搞的基本要件,因為夠狂、夠奇、夠放,因此感染力不在話下,國外印製的明信片本來就已經「圖」不驚人死不休,Frank又要求所有告密者一定要改圖,上面再用文字敘述一則小秘密。「善搞」絕不只是日本電視冠軍砸大錢做小事的噱頭動作,因為它利用了網路的「槓桿威力」,從一個小小的部落格站、一個連air time都沒有、名不見經傳的中年人(Frank已年過40),引爆到六萬張明信片、全國巡迴表演、暢銷作家的巨量,將人與人之間串接起來,並為原創者創造了極大的經濟價值。

之前寫過,善搞的要訣一定要符合當地人的喜好,「秘密明信片」的點子顯然投美國人愛靠「幽默出風頭」的喜好(從美歐人士葬禮中最常聽見的話是什麼?就是「His humor will be remembered」),對許多美國人來說,幽默感最引以為傲,看明信片者有一半是在看秘密,另一半是在看幽默,所以真假不重要,好笑最重要。

換作到苦悶的華人世界,在這叢薾小島,賣的最好的報紙是水果日報,賣得最好的雜誌是數字周刊,而且跟第二名產生了倍數的差距,所以我們要承認,這個島的住民其實也是很愛八卦的;所以,最棒的「善搞」行動,還是從八卦開始;誰說善搞一定要讓狗仔惡風更甚?也可以巧妙的透過八卦善搞來匡正八卦風啊!除了八卦之外,其實彎彎的爆紅與藝人的部落格也透露了一些台灣網友對於可愛與美的喜好,從中或許也可衍生出美國人看不懂的「新善搞」。

數位廣播(DAB)再過幾年推出後,廣播節目將雪上加霜,將面臨大洗牌的局面。廣播節目其實可以自救,它可以做得更多,它可以是「善搞」的大本營,它不是極欲想找回收聽群眾嗎?它想領導部落格帶往更遠大的下一步嗎?這,或許就是「善搞」的時候了。部落格有什麼了不起?有,它可以讓一個四十二歲的男人Frank Warren重振雄風,或許也可以重振一個欲死的產業。

另外,昨天記者會辦得很盛大的「帶一本書去旅行」,倒是一個很妙的共贏行銷計畫,主辦單位收集部落格文章,靠人氣取得免費旅遊,(回來再寫一篇更棒的?)也讓博客萊、時報旅遊都得到一些他們想要的好處,這是一個很不錯的運動,對部落格界整體而言都是很正面的。工頭大的指導也可望讓這個活動繼續維持著部落格界的最高水準。

然而,受限於企業形象與商業成本的諸多考量,它終究還是一個中規中矩的活動,不是一個狂放的「善搞」,也因此少了善搞特有的磁鐵般的劃時代、染全球的魅力,關於旅遊,其實台灣最近好像有個「善搞」正在進行中,記得不知在哪看到某基金會辦了一個「大家一起旅遊、寫書」的活動,據說已有成品並寄回台灣的了,我覺得很有意思,哪個網友知道相關資訊的,請留言告訴我吧。我願盡我之力,將這個國內少有的善搞案件推到國外,因為這可能是個比「告密明信片」還大的Community Art。旅遊是全世界共通的休閒,我想,全球網友都會有興趣的。


2的22次方的善搞運動

July 12, 2006

img

再來談一下「善搞」。什麼是善搞?這裡有詳細的定義。今天的「善搞時間」呢,我想來談這個在美國相當典型的善搞實例:「二的二十二次方」網站

首先我對這個站的取名覺得還蠻有意思的,軟體工作者對「二的次方」都有無可形容的親切感與熟悉感,因為所有基礎的資訊工程課目最常出現的計算都是2進位,而不是10進位;可以說2進位是電腦人的一個驕傲的習慣,而「2」也確實是一個很奇妙的數字,所有生命奧妙的起源皆是從一個細胞分裂為二,二再分裂為四,四再分裂為八,八再分裂為十六…「二的次方」不只出現在電腦裡,在其他領域也都一直默默發生著。

而這個「二的二十二次方網站」的網主,在此站的首頁放上一個超大的超連結,一開始這個版面只要2元,A以2元買下,版面就自動跳成4元,讓B再以4元買下後,站主扣掉一部份,剩下的由A賺走。換句話說,假如賣得順利的話,A可以賺了雙倍,B未來也可以賺雙倍,C、D、E、F…直到最後一人都可以賺雙倍。

目前首頁的價值已漲至$128美元(二的七次方),繼續朝$4,194,304美元前進(二的二十二次方)。那你一定會問,最後一人怎麼辦?製作人盤算,假如這個遊戲真的可以玩到最後一人,那麼這個網站肯定已經價值非凡,它的故事也將受人傳頌,這時候它的版面就和「百萬網頁」一樣有價值,而這個版面,將全部由最後一個人獨享(而非如百萬網站由100人以上分享),因此它的價值或許已經超過票面的四百萬美元。

這個網站解釋,它的本意並不是要讓人「賺雙倍」,而是想幫人享受「以雙倍賣掉」的滋味,最重要的還是「善搞」的本意,也就是「Be part of the history」的爽快感,剩下的看棺也可看看這個網站一路下去可以賺到多少錢,它是一個實驗,它也是一個遊戲。它是一個「善搞」。

「善搞」風繼續吹襲全球網路界,規格愈來愈深奧,繼續玩著全球七億人口的大實驗,也娛樂著全球「顯示器前的觀眾朋友」。這樣的實驗成果,我覺得連哈佛經濟學家都可能會感興趣。或許這些充滿創意的「善搞家」可以開一間顧問公司,將「善搞」之風導入主流商業體系,讓這些創意家得到他們應得的報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