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6 搬家了!新家地址是 http://mr6.cc

July 29, 2006

img

由於版面調整與未來規畫等眾多因素,Mr.6 要搬家了!請將bookmark裡的網址改至以下,並向新站重作RSS訂閱,才能繼續收到Mr.6。 

http://mr6.cc

 

新站有個很大的問題,就是Wordpress的Import功能有蟲,竟然無法將XML檔案中的comment部份全部import進去,於是造成的結果是:所有的舊留言都不見了!

 

好消息是,從今起留言區將從一般部落格文章底部,移至每篇文章的「右手邊」(如上圖圈圈處),某日在網上漫遊發現有個blog這樣設計,覺得很有意義,這樣設計反應我寫部落格最終目的:策進,所有的留言和文章合在一起,融出一個力量一個方向,才是本站的資產。(FireFox的字體在留言部份已特別改善,不過欄面稍嫌狹小,試用不好未來還可調整)

未來寫作可能更多樣化,也考慮加入其他元素。請大家多多支持、多多留言、慷慨分享心中寶貴意見,謝謝!


「火星文」要自己給自己加油

July 23, 2006

img

「網路新字特搜隊」(Wordspy)是一個已成立有段時間的美國網站,當初立意是看到網路上天天都有新的辭彙,在字典裡卻找不到,所以就組了一個「網路新字特搜隊」,也接受眾人自行推薦新字,最後能被他們認可為新字的唯一條件並不是「長得像英文」或是「一定要學者認可」,而是「曾在多處被引用過」。意思是說,今天「囧rz」這個字只要在幾個部落格裡提到,就可以被「單字偵探」給納入正式的字海,以後推薦給字典廠商。和「維基字典」的方式比起來,它要來得妥當正式一些。

但今天想討論的是,它們做這種事的「心」。這種open-minded的思維,是華人最為缺乏的。華人的文學如果再繼續壓抑極創意的文字下去,將會浪費一個難得的翻身機會。

我曾經在某專欄裡寫過一段話,後來,為了避免爭議而把它拿掉了,現在我再摘錄在這邊:

前陣子大陸知名作家余秋雨在某大賽中當場批評參賽者,「豐功偉績」、「技不如人」都不是正式的「成語」,讓我對我的偶像非常失望,這兩個四字片語究竟是不是「成語」到底有何傷大雅之處?我想,余秋雨胡塗了,連那些找到機會就修禮余秋雨的人也全都胡塗了。

Google讓「背頌時代」正式成為歷史,在這個時代真正重要的能力是「找東西」;很會找東西的人,能夠很快的找到東西,融會貫通,並且為它加值創意。抓到這樣Google時代的精髓,就不會覺得「火星文」是教育墮落的象徵,大時代的改變,不是前一代的人所能理解的。我們討論「水花四濺到底是不是成語」,實在毫無意義,水花「八濺」難道不行?因此,「3q得0rz」也無罪過,從Google時代來看,它是一種劃時代的創意發揮,而且Google很快就讓這個新字「找得到」。

中國字向來難寫,現代小孩的打字如此快速,以一分鐘可以打100字以上的速度,已比所有使用筆速寫的速度都還快了,還可以回來修改,創作能力大為增強,這時候若習慣在網路上找尋資料,如同方文山,短時間便能創作出一篇夠創意的作品。因此,「找東西」的年代或許能為中國人突發出另一波比擬「盛唐」的文化時期。

怎樣,我就是覺得「火星文」很了不起!那些國中老師三天兩天在電視新聞上語重心長,他們又改到什麼特爛作文,在我耳裡,就好像羅馬時代天主教士罵科學家做試管燒杯實驗,或是民初傳統衛道人士批判女性主義者一樣。這些國中老師既然這麼會「改」,那他們會「寫」嗎?請問他們每天放下手上那枝紅筆後,離開學校,曾經自己拿過藍筆寫作嗎?就算有,他們寫的字數恐怕都不比自己孩子每天在電腦裡打的字數還多!不知哪一集《誠品好讀》曾經提到某作家提起台灣現在很嚴重的現象,那就是所有人的作文出現「格式化」的現象,大家猛套「公式」、「成語」在自己的新創作品裡,大家寫的東西到最後都是那一套,同樣的開頭、同樣的結尾,這些老師寫的作文大概就是這樣。

出版第一本書的時候,我不喜歡讓別人知道我出書,因為一聽到我「出書」,除了說要去買一本捧場外,也會千方百計想辦法告訴我,嗯,他們也常常看書,「我都讀泰戈爾,喔,還有最近那本xxx也寫得不錯…。」然後終於好像忍不住的說:「你有常常在看書嗎?不然怎麼寫書?」

因為我在他們面前就像大家一樣的平凡,一起吃飯一起打鬧,實在不像是「他們心目中」的那種寫書的人。寫書的人該是多麼有學問、多麼崇高、多麼難以高攀哪!

那麼,這個城市裡,誰是寫書的人?王文華學長也曾經提著兩只垃圾袋穿拖鞋在東區被前女友和新男友撞見啊。沒人像是「寫書的人」。

寫書之後,我變成朋友間的「出版專家」,至少十個人(都是本來知道文筆很棒的)向我要求介紹給出版社,我第一次有點猶豫,想說我這麼辛苦建立的關係何可以讓你就這樣拿走;第二次就發現,他們寫的與我不同,和半生不熟的朋友一起在一個月千本的書海游泳總比和陌生人一起還好,到了第三次、第四次我發現,他們拿了email、拿了總編姓名,卻都沒有完成書。我才知道原來寫完一本書是這麼困難的事。

原來,世界上很多人只會「讀」,卻不會「寫」!

已經有太多太多讀的人了,這世上早已不缺,現在只缺「寫」的;既然部落格已讓寫作變得很容易,為何這些國中老師還要打壓這些新文學的創作、這些新辭的使用呢?即使是誤用,這些老師在急著糾正之前,有沒有去深究孩子背後想表達的意涵呢?

我們今天聽到一個資訊,不是馬上要抄在筆記簿裡,抄下來有何用?就是又把它講出去、告訴別人你博學多問嗎?我主張,人要一邊學,一邊不斷的創造新的東西。你說,不行啊自己還嫩哪!那就一輩子去嫩捌!小學生學到的第一個字起,就可以開始創造新詞了,你還在等什麼?

什麼學海無垠,活到老學到老,我覺得已不合時宜。它太內斂了,太不屬於這個熱鬧的世紀,學習的時候,一定要一直不斷的思考與創造,一邊創造、再一邊學習;一邊寫、一邊吸收新知,才真正的讓自己成長了,才真正的對社會有貢獻了,才真正的為華人走到國際了,也才真正的做了一件除了在電視上嘲笑一個自己什麼都不懂的事之外真正了不起的事了。

所以,網路上的創意家們、「惡搞」、「善搞」的都一樣,耳朵摀起來,不要再聽那些老師的、不要再被那些記者給侮辱!自己先給自己一個「A+」,回到電腦前,繼續創作、繼續耕耘。


Mr.6 新書廣告時間 + 開站感言

July 18, 2006

img比牛奶還慘白的外皮,黑人提著公事包撐雨傘,這幅圖畫說明一切,它就是今天的主題。

聽說新浪最近出新書,是十個喵咪部落格作者的集結之作,國內出版界(與部落格延伸出去的出版品)已經夠多笑聲了,恰巧這個星期,Mr. 6也出新書,和新浪書形成強烈對比。我的書的取材嚴肅了許多,外觀沒有貓咪,沒有搞笑,是正正經經的比牛奶還慘白的外皮,有個黑人提著公事包撐雨傘,叫做《搶先佈局十年後》,我想,我的書既沒有新書發表會,沒有新浪這樣大力廣告,也沒有蔣顯斌來代言,更也沒有各大報如此奮力幫忙打書,所以特別在這邊提起一下,或許好心網友幫忙廣告一下,幫幫此書從每月一千本的新書中脫穎而出。

這本書可說是華人版的《世界是平的》,從創投的角度出發,且和一般生硬的財經書不同,以細膩「小說」方式來描述情境,透過「一通充滿玄機的舊金山、台北越洋電話」,作者與虛擬的「教授」在2017年的未來世界展開一場奇幻對談,而這個充滿未來感的教授就像《最後十堂星期二的課》的「老師」,成為本書的靈魂人物。

這是我在創投界所累積的一些見解,從台灣與中國的角度出發,涵蓋了全球分工、影像事業、中國文化熱、零售業變革、保安防毒、虛擬世界、消費電子產品、生技與永續能源等方面,並詳列九十六個世人從未見過的新職業。預測的事情包括「手機產值將超過電腦」、「華裔男星將風靡美國」、「麥當勞、可口可樂將被幹掉」、「台灣出生的經理人將被全球獵頭公司搶聘」等等,欲見本書更詳細的內容,請見《經濟日報》的一篇書摘

Mr.6開站一個月了,這也是第一次「發表感言」,感謝大家的支持,曾經在版面中提攜小格的諸多大站如JservSchee龜趣來嘻、還有創市際的IXBlog,以及TempoDavid等等,我在部落格界和台灣的網路界都算還是新手,大大們無私的讚美給我很多鼓勵。有人說Mr.6好像很神秘,可能是因為我突然間「出現」,每日一篇落落長的文章,然後又不常說什麼日常生活發生的事,其實是因為想寫的東西太多,寫作時間很少(通常在早上),平常的我很容易相處,並非擺樸克臉犀利尖酸批判者。

這個站原本也只是一個讓自己抒發一些關於網路的奇特想法的園地(如我最愛的「善搞」,何謂善搞,請看這裡),所以我還會繼續寫些我想寫的、不見得合乎主流的一些想法,不會變「記者」那樣只會echo國外或別的格主的東西。其實我不是一個很會分析的人,只是一個「狂想者」罷了,因此我也不會介意「踢爆」指出邏輯疵誤處,反而歡迎大家盡量多留言,假如對我提出的提案有興趣做的,也告訴我,或許可以集結資源一起搞個了不起、前所未見的新東西。至於comment的部份字體過小,Wordpress改不得,擇日會移到自己主機,就可以調整了。

寫部落格以來真的是我個人寫作最有成就感的日子,寫書,看不到誰買了書;寫部落格,卻看到誰喜歡我的哪篇文章,也因此慢慢聽到了、結識了國內最菁英的網路份子的聲音。矽谷有個作家叫鄧海珠,可說是我的啟蒙老師,她說過一句話:作家不可能閉門寫一輩子,一定得和外界有連結才寫得下去。作家並不是我的本業,但這句話對於所有寫部落格的人來說應都適用(那些「連結」換成了「超連結」),當時我只想把我的書寫出去,並沒有對海珠老師的話思考太深,後來寫到第五、第六本書,果然漸漸就疲軟了,直到部落格又給我能量,台灣的書一個月一千多本,小作者的聲音很難被人聽到,現在我看到至少每天都有這些善心好心的網路菁英讀者,願將我寫的字一字字讀完,有的大大竟還說值得「反覆閱讀」,小弟真是感激涕零。

像新浪部落格這樣的嘻嘻哈哈的書,為書店帶來一些熱鬧,但國內實在也不缺這樣的書了。台灣的出版界早就流通太多「芭樂書」,很多以正經的人生大道理包裝的,裡面通常只是幾篇不知從哪抄來的小故事,就硬掰出一個沒什麼了不起的小道理,於是,像《世界是平的》、《OFF學》這樣的題材,我們國內讀者註定永遠都得讀國外的作者所寫的東西。有沒有想過,「我們的未來是怎樣,為何要他們管?」我們的人不是沒有思考啊,而是都忙著去做股票了,去應酬、去高談闊論,誰能像丹布朗創作《達文西密碼》這樣,關在羅浮宮不問世間繁華、閉門醞釀三年?

新浪貓咪新書順帶幫新浪部落格BSP一起作了廣告:「新浪網為全球華人最大入口網站,其中新浪Blog自2004年四月開始進入市場,為台灣第一家提供部落格服務的入口網站。新浪部落不僅擁有眾多高知名度與忠誠度的人氣部落之外,更進一步落實圓夢計劃,讓新浪的部落主,人人有機會擁有自己的出版品而成為作家……。」此番美意確實不錯,而且,據統計,新浪網旗下的財經類部落格還是國內最多的,希望它在幫貓咪部落格出書之後,下一本能幫國內市場注入幾個新的真的專業的、有國際觀的財經作家與作品。


離開創投單飛

June 6, 2006

離開創投界「單飛」的第一砲,就在這裡了,有點緊張的我把部落格的版面都預先準備好,好像單刀赴什麼鴻門宴。對我而言,離開外商到一個公認為是傳統、近似公家機關的機構工作,的確真的需要一些勇氣。

台灣的創投公司,只投半導體、IC設計、太陽能、甚至新興產業的案子,投資標的有40%以上在海外,但連這些案子也愈來愈少。創投投不進優質標的,勉強進入中庸的中後期的案子也風險十足,索性開始靠關係買欲上市的股票。IPO市場全球都不看好,創投早該擁抱M&A的趨勢,但台灣公司卻一點也沾不上M&A的邊,根本無「市」,何來的「行情」,然後各創投大老進軍大陸創投市場大都慘遭受挫受辱的情況之下,身邊的創投朋友一個一個跳到業界投資或財務部門,享有穩定的收入,也有源源不絕的新利多消息,自己進出股市自己賺。

但我的創業之夢依然未歇,想在有生之年不但賺錢也做一件大事,所以,我來到一個和其他人很不一樣的地方。

我回到最愛的軟體界。二年前回國後就已經停止的10年軟體經驗值,又重新開始計數。